试读 | 井上靖《冰壁》
发布时间:2020-02-04

降落到第二平台之前,鱼津脑子里什么都没有想。他拼尽全力往下走,心中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尽快到达第二平台。

过了一会儿,鱼津感觉精疲力尽,终于停下了悲伤的脚步,呆呆地站在了那里。接着他意识到自己现在站着的地方正是昨天下午三点和小坂两人一起站着吃午饭的地方,他突然产生了一种在这里坐下来不再动了的想法。

鱼津想象着小坂的样子,坚信小坂肯定还活着。他无法将小坂和死亡这件事联系在一起。

既然在第二平台上没能发现小坂,那么现在鱼津能够做的,就是尽快赶回德泽,组织救援队来救援。

原标题:试读 | 井上靖《冰壁》

终于,鱼津来到了比小坂站的地方大约低一米的地方。但是小坂很快又开始往上攀登了。

小坂仰面朝上躺着的模样一从眼前消失,登山绳的问题又马上回到了鱼津的脑海里。登山绳为什么会断掉?

鱼津觉得不管怎样自己都必须往回走了。他现在祈祷的是,小坂乙彦的身体会掉在第二平台的某个地方。一般情况下,小坂掉落下来之后不会停在第二平台上,而是会沿着积雪覆盖的陡坡,掉到一个不知深处的地方。但是,或许会有某种偶然的力量,让小坂的身体停留在第二平台上厚厚的积雪中呢。

把全部登山绳拉到手边,看到那个像是被磨断的断裂处时,鱼津的内心再次感受到了一种无法用语言表达的恐惧。小坂乙彦掉下去了。虽然不知道他究竟掉到了哪里,但应该就在A峭壁上半部分到溪谷深处这些地方吧。

鱼津看到小坂这个样子,紧紧抓住了自己的冰镐。此时,小坂的身体似乎被某种巨大的力量从岩壁的垂直面上推开了。他像个物体一般,直直地落入了雪烟中。

鱼津爬行似的挪动着身体。他感到精疲力尽,没有在第二平台发现小坂的身影这一点,更是夺走了他最后的力气。从第二平台到V字状雪谷的下降点是个陡峭的斜坡。鱼津把冰镐深深扎入到没及腰部的积雪中,抓着冰镐,一步步往下走。他自己也明白,此刻自己挪动得非常缓慢。

鱼津紧紧抓住登山绳。登山绳带着自身的重量,沿着裸露的岩石,被他从高处拉到了手边。他觉得很不可思议,自己完全没有感受到有外力的撞击,但事实上此刻他没有精力去想这个原因。登山绳在小坂滑下来整个身体都挂在上面的时候,不知道什么原因突然断了。

登山绳为什么会断掉呢?登山绳确实是在毫无外力撞击的情况下就断掉了。小坂滑下来,身体离开岩壁的时候,自己正紧紧抓着冰镐。但是那个时候自己确实没有感受到外力的撞击。登山绳并没有承受小坂身体的重量。

但是,向下走也是很不容易的事情。现在,他只有一个人了。他必须凭借自己一个人的力量从A峭壁上下来。雪花纷纷扬扬地落在呆立着的鱼津身上。鱼津弯下身子。开始朝着小坂可能掉落的第二平台降落。 雪花横拍在鱼津脸上。

鱼津紧紧地抓住了冰镐。等他回过神来,已经再也看不到小坂乙彦的身体了,鱼津此时才意识到这个意外的意思。小坂掉下去了。

鱼津怀着微弱的期待,一边把冰镐插入雪中,一边四处查看。

其间,雪一会儿停,一会儿下,有时被岩壁上掉落的积雪砸得满身都是,有时又被横刮过来的暴风雪逼得只能蹲下,但是鱼津什么都没空去想,他所有的精力都集中在了需要极度小心的悬垂下降上。把钢锥插入裸露的岩石,挂上挂环,把断了一截的登山绳穿到挂环里,然后拉着登山绳往下降。降到登山绳的末端,再把登山绳抽出来,这样不停地重复。把钢锥钉入岩石,挂上挂环,把登山绳穿进挂环,然后拉着登山绳下降。

鱼津把冰镐插在岩石和岩石中间站着。接下来就是最后一处难攀爬的地方了。积雪覆盖下的岩石像屏风一样耸立在面前。在相隔八九米的前方,小坂花了好长时间才找可以搭脚的地方。 由于下雪引起的雪烟,有两次鱼津都看不清楚小坂在哪里。等到雪烟散去,小坂紧贴在岩壁上的身影又出现在了眼前。小坂开始慢慢地朝上爬。但是过了好久,鱼津才看到了小坂打出的手势“好了,过来吧”,于是他把冰镐从岩石中抽了出来,开始朝有点坡度的岩角爬去。白雪覆盖的岩壁上夹杂着没有被白雪覆盖的完全裸露的灰褐色岩石。鱼津像小坂一样,一步一步确认着可以搭脚的地方,往上爬着。

鱼津走进帐篷,在背囊里装了些食物,坐都没有坐一下,就又往外走了。他想要尽快回到德泽休息点。走出帐篷的时候,被遗忘已久的、雪夜高山上死一般的寂静再次朝鱼津席卷而来。

展开全文

鱼津把冰镐插在岩石间,看了看好友的样子。风从斜坡的左侧刮来,不停出现的雪烟弥漫在身下。雪花带着一种不吉的声音落在鱼津脚下。

鱼津朝脚下望去。风依然席卷着岩壁上的积雪向上刮来,令眼前一片模糊。就算没有雪烟弥漫,之前插冰镐的地方往下,岩石被深深地风蚀成了大坑,也不可能看清底下的情况。之前两人就是特意避开了那片绝壁,从旁边爬上来的。

小坂,你等等我、等等我!小坂,一定要活下去、活下去!鱼津想插翅飞回德泽休息点。事实上,比起回到德泽休息点,他更想自己去小坂可能掉落的地方找找看,但是就目前的天气情况和自己的身体情况,他无法做到这一点。

“小——坂——”

到达宝树底下时,鱼津必须要用尽全力才能挪动脚步。他已经累得筋疲力尽了。在雪光的映照中,可以看到帐篷顶上积了厚厚的雪。不知道什么时候,四周已经一片漆黑了。

两人完全没有心情说话。艰难而危险的处境令两人都顾不上说话了。

鱼津看了看手表。十二点。从上面下来花了两个小时。鱼津在脑海里把自己接下来要做的事情过了一遍。接下来要横穿V字形雪谷,翻过松高第二山脊。然后进入到A泽,经过歇脚点,返回到搭在奥又白的帐篷。这些路程一般情况下两个小时就够了,但是现在自己身体极度疲惫,可能需要花费双倍的时间。但即使如此,四点或四点半左右就能回到帐篷吧。然后必须马上回到德泽。从帐篷回到德泽也必须花上五六个小时。

鱼津已经完全失去了时间概念。不知道到底过了多久。当下降到A峭壁底部,来到第二平台上白雪皑皑的斜坡时,鱼津整个人都已经摇摇晃晃了。到这里再往下就没有岩壁了,眼前是长约四十米的积雪覆盖的陡峭斜坡。

意外就发生在这时。鱼津看到小坂的身体突然哧溜哧溜地从岩石的斜坡往下滑。下一秒,鱼津耳边传来了小坂发出的短促而激烈的叫声。

鱼津一降落在第二平台就开始大声呼喊好友的名字:“小——坂——”他连续叫了两三次。雪地上,昨天鱼津和小坂踩过的脚印又被白雪覆盖了,已经毫无踪迹。到处都没有看到小坂乙彦的身影,连他从这里滑下去的痕迹都没有。地面就像一块美丽又平整的雪做的板子。

但是,即使能够如此侥幸,从自己现在所在的地方到第二平台的垂直距离也有将近百米,绝望再次涌上鱼津的心头。

这时候,小坂已经开始攀爬距离鱼津斜上方五米左右的岩壁,他正把登山绳绑在上面突出来的岩石上。不可思议的是,此时小坂乙彦的身影对于鱼津来说,就像一张画一样,清楚地映入了他的眼帘。小坂周围的空间虽然很小,但是就像是被擦洗得干干净净的玻璃窗似的,他仿佛在透过玻璃窗看小坂,岩石、雪花、小坂的身体,似乎都微微带着一种冰冷的光泽。

鱼津眼前浮现的小坂,不知道为什么,总是脸朝上躺在雪地中。掉落下来之后脸朝上躺着的可能性是很小的,脸朝下趴在雪地里的可能性更大,但是不知道为什么,鱼津眼前浮现的只有小坂脸朝着天空,直直躺在雪地里的样子。

鱼津拼命地、用尽全身力气,拖长声音大喊“小——坂——”。接着,他又大喊了一声,然后放弃了。因为他意识到再怎么大声叫小坂乙彦的名字也都无济于事了。

“小坂——”他低声呼喊着,朝四周张望着。小坂乙彦竟然不在自己身边。他简直无法相信小坂已经不在了,现在只有自己一个人站在这里。

节选

鱼津不停地、不停地思考着同一个问题,慢慢挪动着身体。当他偶尔不再想关于登山绳的事情时,眼前就会浮现出现在不知道躺在哪里的小坂的身影。

鱼津问自己现在该做些什么呢。他想着自己接下来应该做的事。仅仅一分钟之后,鱼津就明白自己只能往回走。必须要向下回到第二平台。

其间,雪时而停止,时而又变成暴风雪,但是鱼津对这些自然变化已经变得非常迟钝了。不管雪是停止了,还是变成暴风雪了,他对此都变得毫不在意。登山绳的问题和小坂仰面朝上躺在雪地里的样子交替着,占据了鱼津所有的思考。

鱼津又开始疯狂地叫起好友的名字。伴随着自己的呼喊声,成倍的恐惧朝他袭来。

为什么会没有感受到外力撞击呢。没有外力撞击,也就意味着在小坂的身体挂在登山绳上的那一瞬间,登山绳就断掉了。怎么会出现登山绳断掉这样的事情呢?